当前位置:斯图小说网>开局成团宠,娘亲竟是穿越女主>第367章 太子出征
阅读设置

设置X

第367章 太子出征

许秧秧再次收到亲王爹的来信时,得知北寒在大云边境蠢蠢欲动,颇有要起兵之意。

她也明白哥哥终日奔波是为何。

信中提到北寒奸诈,和大云玩起了文字游戏,去年他们确实说了二公主和亲哪国都成,但没说二公主和亲西蛮他们北寒保证不发兵。

偏巧还是深秋。

云京的深秋,北境的寒冬。

冬日是北寒的舒适区,北寒人打小就在冰冷的天气中生存,即使是常年驻扎在北境的将士也是不能及的。

但是北寒怎么敢呢?

他们是忘了贺兰辞还在大云吗?

北寒不打算保贺兰辞之命?

许秧秧收好信赶到西街,正好看见质子府的下人排着队出府,周围站满了官兵。

她看到一个熟悉的面孔。

木芙也瞧见她,走过来道:“太子妃。”

“这是?”许秧秧好奇地往里探,“四哥怎么来这里了?”

“太子殿下的命令。”木芙话只说了一半,许秧秧就听到她四哥骂骂咧咧的声音,昂首阔步从里边出来。

“贺兰辞到底去了何处!”容惊春质问着质子府一众奴仆,然而无人可知。

他将大刀往那一放,众人噤若寒蝉,其中有人跪地道:“世子爷许,许是在红袖招。”

容惊春冷眼望过去。

“半月前世子爷就爱带着玉奴去红袖招,白日去,夜里归。”

半月前?

许秧秧蹙眉。

半月前贺兰辞去过离亲王府,给她娘送了礼。

“你怎知夜里归?”许秧秧上前去,兄妹两对视一眼,目光同时落到回话的丫鬟身上。

“奴婢睡眠浅,每日夜深时都能听到世子爷院子有动静,负责守夜的人肯定也知。”

有人跟着点了头。

容惊春留部分人继续守着质子府,带着另一队人去了青楼乐坊,以及平日里贺兰辞最喜欢去的地方。

一无所获。

容惊春也反应过来,拳头一握,道:“贺兰辞怕是悄悄逃回北寒了,若是快马加鞭,这会怕是已经到了。”

他忍不住咒骂一声,亲自去禀了太子。

贺兰辞潜逃,看来北寒是要动真格,比一战怕是避免不了。

“孤知道了。”司徒君面色凝重。

容惊春骂道:“北寒出尔反尔!”

许秧秧也在旁听,目光紧紧盯在司徒君身上,她上前一步道:“北寒出兵,你是不是要亲征?”

司徒君没有给她准确的答复。

许秧秧心里清楚,他肯定是要出征的,那么她也要去。

只一眼,司徒君似乎也清楚了她心中所想,将人拉到自己怀里抱了抱。

容惊春在一旁脸色铁青,他哼一声走了。

十一月中旬,北寒果真出兵和大云开战,司徒元鹤领着十万将士镇守北境。

司徒君于殿上请征。

皇上予其半块虎符,调了数十万大军北上。

出发当日,寒风凛冽。

写着“君”字的旌旗在风中摇曳。

司徒君骑在骏马之上,身披金甲,他回头望向送行的人里,只扫了一眼皇上,便紧紧盯着许秧秧所在的方向。

容雨棠也在,一只手牵着一个小家伙。

两个小家伙挥舞着小手,很高兴的样子。

姐弟俩还不知什么叫打仗,只知道姐夫走了,他们就能霸着姐姐玩,别提多高兴。

容雨棠眼里含着些许泪,谁家父母舍得孩子去前线上阵杀敌,但又不得不放人去,国若不在,何处为家?

唯有许秧秧立在那里,黑眸沉沉的,脑海中翻涌着哥哥昨夜劝她的话。

哥哥不让她跟着去。

“你若跟着一块去,留母亲和年幼的弟弟妹妹孤苦伶仃?”

“舅舅舅母大哥大嫂三哥四哥不是人?还有小淳礼呢。”

“你若跟着一块去,我会分心。”

“我们从小一块长大,你知道我不是一无是处,你是不想我去,怕我有危险。”

“是。”

“我能保护好自己,何况还有霜女和若榴,还有崽崽。”

“不一样。”

她们各执己见,算得争吵,却是实打实的闹得不愉快,两人分房睡了一宿,直到这会也没好好说上一句话。

司徒君知道秧秧怨他。

可他出征,一为大云百姓平安,二也是让秧秧平安。

他不会将人带到战乱中去。

但是也不想两人就此僵持,他不知道这一战要多久。

出发前,司徒君下了马,径直将人搂进怀里,贴着她的耳边道:“在家好生照顾自己。”

忽地,许秧秧红了眼眶。

“我以为你真不同我说话了。”

“哪里舍得。”司徒君轻声叹息,侧头亲了亲她的墨发。

许秧秧扑在他怀里,闷着声音道:“哥哥你要平安无事归来,要是你出了事,我是不会再听你的,一定会去找你的。”

司徒君鼻子一酸:“北境太冷。”

“又不是没呆过,你还不如我在那边住的久呢。”许秧秧从他怀里出来,朝臣百姓都在呢,也不好再你侬我侬下去。

她仰着头,一双眼睛满是真挚:“冰天雪地也找。”

司徒君心头一跳,不顾及众人地亲了她。

他说:“我会平安归来,不为谁,只为你。”

“嗯。”许秧秧点头,望着他再次翻身上马,大军浩浩荡荡出城。

她又跟着来到城门上,遥望到大军的尾巴也消失在她的视野里。

傍晚了。

天空飘起雪花。

今日的雪来得很早。

许秧秧不知战了多久,最后是被弟弟妹妹喊回去的。

两个小家伙坚持不让母亲拉,非要自己手脚并用地爬上城去,累得汗水大滴大滴往下掉,然后毫不在意地抬手一抹,软乎乎地喊着:“姐姐,回家啦。”

弟妹的身后是母亲,用慈爱的目光望着她,也在说该回家了。

许秧秧一手牵着一个,两个小家伙感觉到姐姐的手冰凉冰凉的,赶紧用自己热乎乎的小手去暖。

雪狼跟在她们身后。

似乎感受到主人的思念,雪狼停下脚步朝她嗷呜一声。

许秧秧一家四口回头。

她问:“怎么了?”

雪狼看看她,又扭头看看城外。

许秧秧一愣:“你要跟着他?”

雪狼点了脑袋。

许秧秧再度红了眼眶,离别的情绪在这一刻达到顶峰。

她亲吻着雪狼的脑袋,眼眶里闪着晶莹的泪花:“去吧,你有两年没回去了,是该回去看看。”

雪狼蹭蹭她的脖子,转身出城后又回头望一眼,看见主人朝它挥挥手后,迈开步子追风而去。

它一路狂奔,在半夜追上了司徒君。

司徒君看见它时,仿佛看见随他而来的秧秧,素来不怎么对付的一人一狼,难得平和地挨在一块。

“秧秧让你来的?”

“嗷呜!”

我替主人来陪着你。

一秒记住本站:www.situ.la

上一章 下一章

足迹 目录 报错

随机推荐: 她在陆爷心头纵了火朕又突破了赵淮中噩梦消除师全民模拟:我成了天命大反派灵华乐亮剑:从土匪到美械王牌师天下霸道之业驭鬼鉴明楼云袅记之潜龙渊